月尘不在洛杉矶
一些照片,一些文字,一个观察者,一个思考者。
 


Snap@东北

将时间荒废在缅怀过去被自己荒废了的时间上,才是最大的悲哀吧。

外卖小哥

回民街

My city.

天主教堂

《7月11日》

*

醒来之后,我试着去回想巨人的模样,但是它的身影确实那样的不真切。我闭上眼睛,试着在心中去勾勒它的轮廓,试着去看清它的面貌,试着去计算它的高度,试着去分辨它的躯体是有什么样的金属组成的,但是我没有办法弄清楚。

也许是因为我一直都是,一直都是仅仅地跟在它身后的缘故吧,它那么高,我只能看到它的脚,那是一个巨大的脚,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脚印,在我的梦境里,我就是这样漫无目的地跟随者它,我望着前方,无边无际的平原没有其他的东西,慢慢地眼睛就会失去焦点。似乎远处有山?或许天空中也有美丽的银河?我想不起来,空气中有没有其他的味道?周围有没有其他的声音?我记不清,梦境永远都是那样的不真切。...

Get me out, I'm getting angry !

《6月22日》

*

钢铁的巨人又开始了行走,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,不知道为何却有一些灰暗,脚下的大地在震颤,巨人的脚步让它震颤,扬起一些灰尘。我现在才发现,脚下的土地居然是这样的贫瘠,干涸,露出了一条一条长长的裂缝。

巨人走在前面,我走在后面,也许是它庞大的身躯,我感到离它很近,但是实际上离的很远也不一定。

平坦的大地一望无际,在视线的尽头与天相连,天上有一条翠绿色的光带,像是极光一样,延伸在灰暗的画布上。这是哪里,我不知道,我也不在乎,我只是跟着钢铁的巨人一直前行,仅此而已。

走了很久,我看到旁边有一个小土包,也不知是谁堆起来的,虽然我不累,但是还是坐了上去,因为巨人不知道何时停下了它的脚步。我转过身...

《6月14日》

*  

我和她对视了几秒钟,看她没有要开口的迹象,只好低下头,桌子看起来已经有一些年头了,桌边掉了漆,露出了里面斑驳的木头。

“你难道不想知道阿文为什么没有来吗?”她突然说道,我一惊,赶忙抬起头,对上了她正在注视着我的眼光,可是这一次,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东西,似乎想要向我解释什么事情,但是又没办法解释清楚的样子。

我猛地一惊,想起了很多年以前,也有一个女孩用这样的眼光注视过我,那一次,我没有去问她,于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当时的欲言又止是想要给我说什么。

想到这里,我赶忙站起身来,“你...”句子还没说完,我才发现门口的女孩已经消失不见了。我赶忙冲到门口,向左右张望了...

你想要什么?

金牌

世界が終わるまでは

離れることはない

そう願っていた

幾千の夜と


戻らない時だけが

なぜ輝いては

やつれ切った

心まで壊す

はかなき思い

このTragedy Night


《4月11日》

*  

  中午的烤肉店没有太多的人气,我向老板微微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一个招呼,就直径做到我们经常坐的位子上去了。天气很热,一路走过来出了不少汗,我叫了一瓶汽水,从吸管里一点一点吸着。看了看表,还不到一点,我虽然有点饿,但是还是决定再等一会儿。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,披着一件类似于校服的东西,蓝白的配色,他一个人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烤肉,我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多大的年纪,只是被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所感染,肚子越发地饿了起来。我又看了看表,已经一点多了,心里暗想他到底在搞什么鬼,为什么还不来。

  我又等了五分钟,汽水早就喝完了,...

Hey, what's up dude?

《3月28》

*  

突然间,巨人停下了脚步,大地的震颤也随之停止。“时间到了”,我小声嘟囔了一句,时间又到了。它自然听不见我的声音,只是静静地站在我身边,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我睁开眼睛,阳光已经将我的窗帘打亮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钢铁的巨人总是会出现在我的梦里,我也不知道它每天带着我是想要走到哪里去。做梦,我想,这就是梦,梦就是这样虚幻而糊涂,没有什么道理可讲。我摇摇头,让自己清醒一点,然后伸手将床头柜上的闹钟拿到眼前,看了看时间,还早。今天要去见阿文,他昨天发了一条手机短信约我出去。对,不是微信,不是电话,而是手机短信,我真的不知道现在除了那些搞传销...

《3月24日》

*

这只是无尽的黑暗的一部分。钢铁的巨人在身边行走,地面在震动,我却行走的异常平稳。抬头一望,天空是灰暗的,也许是巨人把阳光都挡住了的原因吧,还是说本身就是在夜里,我分辨不出来,因为既看不到太阳,也看不见月亮,周围充满了灰暗的迷雾,但是我并没有觉得不知所措,因为巨人就在我的身边行走着,它也许是在带领着我,也许是仅仅在与我通行。我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觉,这种感觉将我的眼神吸引到前方,前方的雾蒙蒙的黑暗里,似乎有什么在等待着我,等待着我和身边的巨人。
我们向前走去,一步又一步。他会说话吗,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他听不见我的声音,他太高,我的声音太小,我想了想,却并没有去尝试,地面仍然在震动,我们依旧前行...

《3月16日》

“Of course life frightens me sometimes. I don't happen to take that as the premise for everything else though. I'm going to give it hundred percent and go as far as I can. I'll take what I want and leave what I don't want. That's how I intend to live my life, and it things go bad, I'll stop and reconsider...

《3月15日》

手机突然响了,我拿起来看了一眼,是个不认识的电话。

我没有理会,继续低下头看书,可是打电话的人好像没有要放弃的意思,我只好放下书,按了一下接听键。

“喂,您找谁?”

“是我。”

我愣了一下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就是她的声音,没错。

但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我的惊讶。

“不好意思我好像不认识你。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。

“是我,是小月。”她的声音还是那样安静悦耳。

“嗯。”

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我甚至不知道她为何给我打这一通电话,更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。以前的号码早就已经不用了,而这个新的号码是我搬家到这里之后才办的,没有几个人知道。经过了那么多事情,有时候觉得还是...

《3月10日》

  她优雅地从我面前走过,我的目光随着她绕过了我的桌子。店里面人不少,我看着她走到了小店的另一头,她边走边张望,但是没有看见我。手里的咖啡已经没有了热度,我转过头,耳朵却穿过了微微嘈杂的咖啡厅,隐约地听见了一个人唤了一下她的名字。

  他在等她,我也在等她。唯一的区别是他等到了,而我并没有。

  我拿起凉掉了的咖啡,抿了一口,然后把钱压在杯子下,站起身慢慢地向门口走去。

  在门前,我稍微迟疑了一下,但是刚好有人推门进来,我也就只好顺势走了出去。

  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她,也再没有...

你瞅啥

掠过

星光

挽歌

夜里随拍

鸭子过街

三人成塔

时代广场

池边的鸟

过马路

街角

水城

猫になりたい

君の腕の中

情歌

Fly me to the moon

街头

音乐

海上钢琴师

老相册:

钢琴家和粉丝们

年代不详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安静

雪山

随拍

多云的芝加哥

月夜

你们在看什么?

天空之外的天空,会是什么样子呢?

白色的世界

平凡的一天